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拼客走错路拒载市民晒打车乱象

发布时间:2020-12-28 12:15:54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20年前,泸州出租车行业风光无限:全省出租车行业唯一文明示范窗口——全省出租车向泸州看齐;20年后的今天,泸州“的哥”的形象在市民和网友心中不升反降,广受诟病。短短几年,泸州出租车行业何以如此退步?

针对泸州出租车行业服务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泸州市运管局决定:从5月1日起,泸州出租车行业以“服务质量”为切入点,专项整治泸州出租车的种种乱象,以规范出租车驾驶员的经营行为。为配合泸州市运管局的专项整治行动,华西城市读本从即日起,推出“问道泸州出租车”系列报道,以期找出问题的根源,助推泸州出租车行业重树形象。

泸州出租车行业从风光无限到成为市民和网友诟病的对象,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尽管出租车行业里还是有很多热心的出租车师傅,他们默默地为市民的出行日夜“值班”,没有怨言。但另外一些乱象也真实地发生在市民日常打车过程中。

市民打车要看脸色,坐上车还要被烟薰,时不时还要拼上个陌生人,出租车师傅偶尔还要“走错路”。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通过对出租车行业的走访调查,揭示泸州市民打车遇到的乱象。记者暗访晚上在客运中心站打车“要走,20元起价”

4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泸州客运中心站外,停放着数十辆出租车和十多辆民用车。摩托、出租车、私家车,三路“兵马”齐上阵,守候在乘客下站点外。

“打车不?大山坪?走嘛!马上就走!”大巴下来十多位乘客脚还没着地,三路人马便“蜂拥”而上,推销着他们的路线。见记者在等人,川E72xxx出租车师傅立刻走上前来,询问是否要走。当记者询问价格时,师傅称“要走,20元起价。”

“以前打车都是12块就到了,哪要得到那么多哦!”面对记者质疑,该名师傅称自己是“放空”下来的,怎么说都要20元,而当记者表示将有三个人时候,师傅顺势抬价到30元。正当记者与司机议价时,警车的出现打乱了客运中心站外的“喧哗”景象。

与交警玩“躲猫猫”

等交警赶到客运中心站外停靠后,停放在客运中心站外边道路上的正规的士和私家车顷刻间一哄而散,剩下从客车上下来的一堆乘客呆望着远去的小车。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内,正规出租车再次出现在客运中心站。不过这次是在乘客上下点上车,不是在出站口外。当记者再次上前询问打车进城的价格时,有的师傅表示“可以打表”。有的则称“只要15元”。

短短一分钟内,为何态度变化如此之大?现场执勤的交警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出租车不可以在马路上等车,而应在相应的停靠点,且收费也应该是严格打表。因担心被查,这些出租车只好绕个圈后再回到客运中心站的规定停靠点。

执勤交警表示,因执勤时间有限,而乘客还有许多,这样的局面也持续不了多久。交警一走,出租车又会重新按照20元起价“行规”进行。

出租车师傅称实属无奈

对于晚上客运中心站20元起价,市民张琳觉得特别不合理。“晚上赶车本来就不好赶,出租车还趁机要高价,这属于典型的乘人之危。”对此,出租车师傅称其实也无奈:“晚上跑车不比白天,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能装载到客人。最关键的是,晚上还是要上交那么多份子钱,出租车司机放空车到客运中心站,相当于是提供了额外的服务。”记者体验两日在市政协门口蹲点打车打到一辆车平均等候35分钟

出租车难打,“的哥”脸难看,是泸州市民对时下出租车行业感受最深的事。泸州出租车究竟有多难打,4月28日和29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连续两天蹲点泸州市政协门口,感受了一把打的难。

4月28日上午9点左右,记者开始在泸州市政协门口等车。大约10多分钟后,先后有几辆出租车经过,不过均不是空车。车上载有乘客的过往出租车见路边有人,纷纷会靠过来问记者是否搭车。然而,每当司机一听到客运中心站时,扔下一句“不顺路”便飞驰离去。大约35分钟后,记者终于打到一辆的士,但仍然是辆“拼的”,车上已经在座的乘客目地的是红星村。等车的35分钟期间,记者发现在市政协对面的超市边,以及公交站先后共有4人向出租车招手,最终成功上车的只有一位。

4月29日下午3点,同样是在泸州市政协门口。记者足足等了40分钟,最终才搭乘上了一辆去锦华万象城的出租车。40分钟内,记者没能招停一辆空车,多辆出租车在记者面前停下并开走,理由均为“不顺路”。

记者蹲守期间,泸州广电中心附近上班的市民赵绮梦,讲述了前不久她的打车“囧事”。“单位规定8点半上班,那天我送娃娃上班就耽搁了。”赵女士介绍,她原本以为7点半把孩子送到学校后,打车到单位也就10分钟的路程,不会迟到。谁知足足等了20分钟也没打到车,最后因赶时间,不得不求助一辆路过的面包车司机,这才把自己送到了单位。

市民声音 “的哥”请你别抽烟

六大乱象坏形象

抽烟 有时候烟灰都飘到身上

4月23日下午2点半,在泸州市广电中心门口,市民王梦乘坐车牌号为川E72xxx的出租车时,看见出租车司机正在抽烟。“经常碰到出租车司机抽烟,有时候烟灰会飘到身上。”有着相同遭遇的熊瑞告诉记者,泸州部分出租车环境较差,希望能够得到改善。

不打表 机器坏了应该上车就说明

4月25日晚上9点40左右,市民曾莉和丈夫在汽车站接到朋友后打车回家,一辆车牌号为川E87xxx的出租车司机称机器有问题不能打表,“到伊顿饭店一般都是12块钱,他要20块钱。”曾莉不同意,司机便让她在西南商贸城附近重新打车,“即便机器真有问题,在我们上车的时候就应该说,而不是等车起步了才说。”

在泸州客运中心站,每到晚上,不打表的情况更是严重。“每人20元,马上就走。”、“装满就走。”4月25日晚上,记者在泸州客运中心站出站口看到,出租车、黑车、摩托车,堵在旅客出站口外吆喝着揽客,一片混乱。这时的出租车一般不会打表,且不愿意搭载“短途”(打表在10元以内的)旅客。

绕道 两次“走错路”被乘客提醒

市民刘勤表示,晚上打的,很容易遭遇出租车司机故意绕弯的情况,“晚上的时候打车的没白天多,多绕几条路,自然要多赚些。”刘勤说,4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她从西南商贸城打车到广电中心,司机两次“走错路”被自己提醒,“按理说,他们对于道路的熟悉度绝不亚于一般人,走错路似乎不太可能。”

拒载 以为他有事不载,他转个弯又载个人

不少市民反映,出租车在交车、加气时,一般存在拒载的情况。市民秦敏说她就遇到过,而在上下班高峰期,沱江二桥等容易堵车的地方,驾驶员一般都不愿意载客。

市民张兰告诉记者,4月26日下午5点,自己看完病在治平路口,随后招一辆车牌号为川E716xx的出租车,结果被拒,“我还以为司机有事不载客,没想到他转个弯到大什子又载了人。”

开快车 如果不见缝插针,交通能有序很多

“在城区开车,我最忌讳的就是出租车,出租车车速很快,在堵车的时候常常见缝插针,他倒是钻过去了,然而其他的车都得给他让道。”说起出租车,市民刘应程连连摇头,“如果能慢点,交通能有序很多。”

拼客 这种现象很普遍,都麻木了

针对拼客现象,泸州市民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在泸州,拼客现象很普遍,以至于大部分市民都麻木了。”市民吴君说,今年清明节和妻子从蜀泸大道打车去车站,因为顺路,旁边一位年轻人同时上了出租车,到站后,这位年轻人顺手递给吴君5元钱,“这时驾驶员要求我多给几元钱,他认为我们是拼车,应该把钱给他。”吴君说,自己并不反对拼车,“因为有时候车真的不好打,泸州的出租车数量太少了。”

98平米装修效果图

简约三居室装修

48平米装修效果图

西安装修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