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律师阿里集体诉讼原告面临反常高赔率

发布时间:2020-03-10 10:15:53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摘要]即便原告胜诉,履行时也面临重重障碍,阿里在美国几无可供履行的资产。

腾讯科技讯 2月4日,美国律师事务所Robbins Geller Rudman Dowd LLP已针对阿里巴巴团体(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BABA)提起了一项集体诉讼,指称该团体在去年9月底IPO(首次公然招股)上市筹得创纪录的250亿美元资金之前并未表露一条信息,即该团体曾与中国国家工商总局进行过会谈。

业界律师指出,原告方面临反常的高赔率。也就是说,他们想要赢得这桩集体诉讼的可能性低于通常情况下的概率,而且即便胜诉也可能只是学术上的成功,这是由于阿里巴巴团体的风险表露已明确论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想要履行美国法庭针对该团体作出的判决将面临重重障碍。Robbins Geller事务所还没有就此置评。

《华尔街日报》曾在此前报导称,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在1月28日发布了一份白皮书文件,指责阿里巴巴团体曾从事一些不当行动,如允许赝品在其电商平台上出售和收受贿赂等。这份文件还宣称,中国国家工商总局推迟了发布该文件的时间,目的是避免影响阿里巴巴团体去年9月份的IPO交易。

对这类监管沟通,美国证券法专家感到难以习惯。这基本上就是承认该报告曾被暂时扣下以便不干预IPO交易一家监管机构发出这样的声明真是极不寻常的。律师事务所Pierce Atwood LLP的合伙人及证券法律师杰克斯蒂尔(Jack Steele)说道。

实情值得怀疑。另外一家律师事务所Milberg LLP的律师安德烈雷达(Andrei Rado)在谈及上述报告的发布时间时说道。

据《华尔街日报》称,中国国家工商总局随后从其网站上撤下了这份白皮书报告,但并未给出理由,乃至否认这是一份白皮书。但在报告发布当天,阿里巴巴团体的股价就已下跌逾4%,随后又在第二天再度下跌近9%,缘由是其公布的季度财报使人感到失望。

根据美国证券法的规定,上市企业必须表露重大信息。想要看出投资者是不是关心某件事情,一种方法就是看这件事情被表露以后公司股价是不是下跌,下跌就表明此事在投资者看来有一定的重要性。雷达说道。

而就阿里巴巴团体应就此负上多大责任的问题而言,有一件事情是很重要的:该团体的IPO团队在当时是不是知道此事?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末又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的?斯蒂尔对此表示:如果这项指控想要成功,那末其基础就是(阿里巴巴团体IPO团队)当时明知有一份报告行将被公布。

阿里巴巴团体履行副董事长蔡崇信否认对此知情,他在1月29日发表声明称:我们第一次看到白皮书就是昨天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将其公布在网站上的时候我想绝对申明的一件事情是,阿里巴巴团体历来都没有要求中国国家工商总局推延发布任何报告。该团体的1名发言人则表示,除已公然发布的声明之外并没有其他可以补充。

一名与阿里巴巴团体关系密切的匿名律师表示,关于该团体与中国国家工商总局之间的讨论是不是应在其IPO招股书的风险因素栏目中被明确提及,这一点尚存疑问;但该律师指出:在甚么因素应被列为风险因素的问题上,律师和高管具有相当大的自主权。

斯蒂尔指出,在IPO上市之前阿里巴巴团体的风险表露是很广泛的,提到了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在随后的白皮书报告中提出的一些使人担心的问题,比如说收受贿赂事件等;更有甚者,招股书还申明阿里巴巴团体曾被美国贸易代表列为赝品恶名市场(notorious market)。考虑到该团体对所有这些事情的坦白程度,斯蒂尔说道:我其实不认为他们会由于觉得这份报告将在某种程度上伤害股价而扣下该报告。

雷达也指出,想要证明阿里巴巴团体事前知情其实不容易。他说道,虽然原告方能在发现程序中获得相干文件,但在此类案件中,想要轻松发现相干事实其实不简单。

另外,阿里巴巴团体采取的可变利益实体(VIE)结构可能也会成为另一种障碍,致使股东没法取得全额赔偿,哪怕他们有能力证明自己的指控也是如此。正如该团体在招股书风险因素栏目中所陈说的那样:你们可能难以保护本身利益,通过美国联邦法庭来保护你们权益的能力也可能会遭到限制,缘由在于我们是根据开曼群岛法律而成立的一家公司,几近所有业务都在中国市场上展开,而且大多数董事和所有高管都定居在美国之外。

那些风险因素可不是开玩笑的。必百瑞律师事务所(Pillsbury Winthrop Shaw Pittman LLP)的中国实务主管Tom Shoesmith说道。虽然大多数证券相干集体诉讼都会和解结束,但在针对阿里巴巴团体这样的公司发起的诉讼中,如果诉讼终究由法庭进行判决,那末诉讼当事人将会面临极大障碍,缘由是在采取可变利益实体结构的公司中,资产是由在中国运营的公司持有的,而外国法庭的判决在中国是没法履行的。

他的结论是:你可能会赢得诉讼,但除非你能找到可在美国被履行判决的资产,否则就只能自认倒霉了。(瑞雪)

成都到梅州物流公司

成都到芜湖物流专线

成都到丽江物流公司

成都到吐鲁番物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