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新能源坎坷路上的中国机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19:55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美国新能源坎坷路上的中国机会

俄美两国最近因乌克兰问题在掰手腕。掰手腕是要讲实力的。博弈双方手中要有牌。其中一张很大的牌是能源牌。那么,俄美两国的能源供给与需求情况怎样呢?俄方情况暂且不表。美方近年来动作不断,特别是在页岩气和新能源方面,时常曝出一些新闻,一些公司股价也上蹿下跳。这些情况需要请业内人士来梳理,特别是其中的中国机会更需要有识者来挑明。

■全球能源需求飞速增长以及频繁的地缘政治摩擦使“能源安全”成为世界各国的首要问题。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美国的能源战略,尤其在军事、外交方面的能源政策,对国际能源安全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

■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20年,由于美国页岩气产量急剧增长,美国将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至2030年,美国天然气(包括页岩气)的产量足可以取代石油成为该国最大能源来源。

■美国能源署(EIA)2012年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石油产量从2008年至2011年提高了约14%,并且没有出现下降趋势。结合天然气产量,预计至2035年石油和天然气可以满足美国能源需求的55%,但来自风能,太阳能和乙醇等生物能的能源不会超过11%。

■历史地看,美国能源战略在不同时期是不断调整的。最显著的是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能源战略发生了实质性变革——新能源在能源政策中占据了前所未有的地位。自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几乎增加了一倍。

■但新能源发展亦有掣肘因素。首先,投入高回报低,极其依赖政府的资金投入。其次,美国共和党对于可再生能源研发态度保守。一旦共和党执政,美国的能源政策又将有一次变革。此外,美国对替代能源的许多补贴已经到期,而新的资金投入似乎处于阻力重重的境地。

□谢静

自上世纪末以来,世界石油产量增长缓慢而全球能源消费高涨,加上国际地缘政治摩擦加剧,无疑给世界各国的能源安全提出了重大挑战。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美国的能源战略尤其在军事、外交方面的能源政策,对国际能源安全来说有着“牵一发动全身”的效应。同时美国的能源战略在不同时期是不断调整的,最显著的是奥巴马当选后,美国的能源战略发生了实质性变革——新能源在能源政策中占据了前所未有的地位,并对世界能源格局带来新的影响。

但随着奥巴马第二任期内支持率不断下降,民主党能否在下一届改选的时顺利执政被打上了巨大问号。一旦共和党执政,随之而来的将是美国能源政策的又一次变革。届时当下如火如荼发展的新能源会走向何方是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而对能源渴求超过美国的中国来说,将面临何种机遇与挑战也需要提前思考。

美国能源政策的演变历程

在探讨当下面临的问题前,需要先梳理一下美国的能源政策变革历程。美国自二战结束以来,一切能源政策的核心都立足于“拉动美国未来经济增长”。先是以中东地区为核心的能源外交政策,帮助美国在战后进入工业高速发展期。随着1970年代石油危机的出现,美国能源部开始考虑如何确保能源供应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并在1998年颁布的新能源发展战略中明确指出,投资于基础科学和新技术以扩大未来新能源的可选择范围。但是到2005年小布什政府时期签署的《2005美国能源政策法案》只强调增加美国国内能源供给,降低能源国际依存度和节约能源,对新能源研究并没有特别表态给予重大支持。

直到2006年美国能源部公布《美国能源部战略计划》,才确认并强化了能源政策变化趋势,指出发展可再生能源,研发替代能源,打造多元化能源格局以及大力发展以天然气和核能为主的清洁能源。简言之,共和党执政下的美国,能源政策即使倾向于发展可再生能源,依然是具有极大局限性的,更多是从经济回报角度考虑。而在可再生能源家族中,核能是被公认为效能最大且研究经费投入相对较低,开发时间较短的选择。

美国共和党对于可再生能源研发的态度一直是保守且顾虑的。仅从研发资金分配看,代表民主党的卡特总统在其最后的年度预算(1981年)对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研发投资按1998年不变价计算应为30亿美元。但随着里根总统上台第一年就削减了60%。至1990年,该项预算再次减少80%,只剩5亿美元。直到代表民主党的克林顿当选总统,在整个任期中,克林顿政府为使能源选择多样化努力奋斗了8年,将预算研发恢复至18亿美元(按1998年不变价计算)。但好景不长,随着小布什执政,第一年就提议将可再生能源研发开支削减50%,能源效率研发开支削减25%。

美国新能源的研究和发展在经过几起几落之后进入了奥巴马政府时期,这也是新能源发展真正的春天的来临。奥巴马上任之初就着手改变小布什时期的美国能源政策,把能源改革放在其政策的优先位置。由于奥巴马第一任期上任就遇到金融危机,如何稳定美国金融体制和刺激经济成为奥巴马政府首要考虑的问题。结合自己的竞选时做出的“能源改革”承诺,奥巴马将能源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新能源的发展定为其经济复兴计划的核心内容。在其上任后首次在国会发表的演讲中就呼吁国会与政府一起致力于促进美国清洁能源发展。“绿色能源” 在奥巴马政府的推动下被打造成为拉动美国未来经济增长与发展的新动力。

美国新能源处境与趋势

在奥巴马政府公布的预算中,太阳能,生物燃料,风能及清洁煤技术等新能源项目每年获得150亿美元的投资,10年共计1500亿美元。在其第二任期,更是不顾共和党人的反对,拟将大幅提高预算中用于发展清洁能源的资金规模,以明确政府对电动车,风能及其他绿色科技的鼓励和支持。而在其第一任期内,已经将政府对化石燃料的补贴金额削减了近40亿美元。根据白宫规划,美国在2014财年里将对清洁能源的投入提高40%,这意味着清洁能源将挤占其他产业和社会项目更多的资金,包括环保产业和养老基金等在内的多项政府投入将被迫减少。

毫无疑问,白宫的这项预算案在参众两院受到了极大压力。控制国会的共和党人早就对民主党大力鼓励发展清洁能源的做法心存不满。他们认为政府高调支持清洁能源的效果极不令人满意,一些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内大力扶植的太阳能企业破产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而共和党众议院网站上更是明文指出“联邦政府不应该参与挑选并决定哪一方成为能源行业中的赢家和输家,并有责任保护美国纳税人的钱远离不必要的风险。”由此可以看到,美国的国家政策受两党制影响,使起起伏伏的历史不断重复上演。一旦民主党在下次竞选中失去执政权,当前数额庞大的新能源研究经费有可能大打折扣,而这势必接影响新能源发展的步伐。

尽管如此,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的新能源目前到底发展如何?如果失去政策上的强力支持会带来哪些掣肘?

从国际趋势来看,出于环境问题的考虑,煤炭正逐渐从市场撤退,而日本福岛核事故带来的后续影响依旧对核能发电造成负面影响,当前在全世界大热的页岩油气开发也因为诸多因素出现严重失衡。从这点来看,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主要代表的新能源确实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填补上能源消费的缺口。但从美国自身来看,依然不宜过于乐观。对美国来说,作为页岩油气革命的先导者,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资源分布上,其开发能力仍处于国际遥遥领先的地位。据美国能源署(EIA)发布的数据,美国页岩气干气产量从2000年的不足0.39万亿立方英尺飙升至2012年的850万亿立方英尺。

美国政府机构对页岩气长期可持续开发也持积极看法。美国能源部2009年发布预测称,未来20年美国的天然气产量将因为页岩气的发展继续保持稳定。美国国家石油委员会的预计更加乐观,认为在未来5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美国页岩气及天然气的供给都将保持稳定。虽然不少专家强调美国页岩气的开发因供大于求造成的价格低廉并严重影响开发商的积极性,将会给页岩气开发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但随着美国政府对天然气出口管制的松动,以及当前乌克兰危机可能带来的国际天然气供给版图的变革,美国页岩开发的前景依然乐观。

但同时,美国页岩油气开发的蓬勃生机对于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代表的美国新能源来说,带来的却是强大的压力。尤其是在共和党的政策下,这种压力尤为显著。页岩气开发所引领的能源革命使美国的能源独立性上升至空前高度,并且带来的经济效益也非常瞩目——由于天然气价格低廉,已有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投向美国制造业,低廉的能源供应将有助于美国的就业岗位的持续增加。美国政府收入也将从中受益。业内人士做出预测称,至2020年美国政府来自非传统油气行业的税收和专利使用费的收入将有可能超过1110亿美元,其中页岩产业占的比重最大。

此外,有不少专家指出,就短期而言,天然气需求增幅最大的是发电业(煤炭发电现在只占全美发电量的34%,而在2005年所占比重为50%),但长期看天然气将在美国的交通业中占据更加重要的位置。随着各国对环境治理力度的加大,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在交通领域应用也越来越广泛。价格和优势是交通运输业用气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经测算,在等热值条件下,相比汽柴油价格天然气价格优势明显。此外,天然气汽车与传统柴油汽车相比,可以减少约96%的PM2.5颗粒物排放量,有助缓解空气污染及一些城市的雾霾天气。

美国新能源面临的问题

反观新能源,虽然今年年初“氢燃料电池”以及电动车等概念被资本市场热捧,但很快诸多燃料研究专家对此发表质疑。其中有燃料电池专家更是直接指出,氢经济是一个浪费的市场运作体系。因为研究显示氢燃料电池实际仅有25%的化学反应能量成功转化成电能和热能。这个数值很显然指出氢燃料无法成为一个重要的可持续发展的能源选择。此外,氢燃料的存储问题存在着巨大的浪费。当存储液态氢的时候,出于安全因素,某些气体必须随时被蒸发出去,这意味着一辆汽车即使不被驱动,半个月后都将自动失去近一半的燃料。

还有很多专家认为考虑到氢燃料生产过程中对水和能源的依赖,以及存储技术突破无力等因素,直接导致氢燃料的生产成本远高于其他新能源,因此氢燃料未来的市场是小众化的,仅限于潜艇和太空船等领域。不仅实验室的研究理论给出了氢燃料电池“美好理想大于现实可能”的结论,几乎当前所有从事商业化生产的氢燃料电池制造商在过去17年中从未盈利,这其中包括目前炙手可热的美国普拉格能源。该公司的累积亏损数额依然庞大。

也有一些行业内专家及研究人员指出,页岩气是一种过渡技术,而不是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技术,它并不能带来长期性的能源独立,而这一点只有太阳能和风能才能做到。但不幸的是,新能源还处于努力降低成本以图达到和化石燃料竞争的状态。随着天然气价格的下跌,新能源时刻处于被排挤出局的尴尬地位。事实上,美国对替代能源的许多补贴已经到期,而新的资金投入似乎处于阻力重重的境地。

不可否认,自奥巴马成为美国总统以来美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几乎增加了一倍,这点使得很多人包括白宫在内对新能源发展信心大振。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前期成本依然相对昂贵,而且极其依赖政府的资金投入。瑞士信贷曾发表研究报告称,如果维持当前政府对太阳能等新能源的研发经费支持力度,一个良好的预测则是太阳能光伏发电的成本持续降低,至2025年其市场份额将从当前的4%增长到9%,占美国总发电量的12%。而按照美国能源署的预测,到2020年美国天然气发电占比将升至27%。到2035年天然气发电将占到美国所有新增装机容量的62%,新增装机在1.35亿千瓦,约占全美发电总量的40%。

结合美国共和党的能源政策导向“支持以市场为导向的可再生能源解决方案,为所有的美国人提供清洁的,有竞争力的能源资源”。不难看出,一旦共和党上台执政,必将对现有的新能源研究投入经费进行大规模的削减。届时,太阳能和风能能否在2025年实现预期增长则是充满了变数。事实上,即使在眼下,奥巴马新能源战略实施中仍存在着无法解决的问题。

首先,难以吸引更多的投资青睐。在全世界经济都处于衰退期的背景下,能源的价格正在下滑,这势必对新能源的投资起到负面影响。相对天然气电厂以及页岩气开发的成本投入,太阳能发电基地,风力发电基地,电动汽车或氢燃料电池的基础建设以及研发都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除了风险资本外,其他商业资本是否会乐意涉足这些前期投资巨大,回报等待漫长且充满变数的项目不得而知。

其次,新能源整体技术本身突破性偏低。在大力发展新能源的过程中,如何解决太阳能,风能,地热潮汐能对自然条件的依赖,以及供电的稳定性和持续程度都是目前研究的重要项目。太阳能的发电依赖于阳光,但一到用电高峰期,还需要依靠昂贵的燃气电机提供能源。而风电消纳能力难提升依然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至于生物能发展的前景更是因为粮食危机信号的出现而备受质疑。即使是当下资本市场热炒的电动汽车和氢燃料电动车,皆因技术突破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而阻力重重。

此外,除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分歧,美国各州的利益因素也对新能源的发展起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以旧有能源为主要产业支柱的伊利诺伊,得克萨斯,及俄克拉何马等州明显在新能源推广力度上要落后于加利福尼亚和新泽西等州。简言之,这些问题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都是较难改变的。而对于技术研发突破来说,撤掉政府的大力支持,几乎可以说是带来难以预料的负面影响。

中国发展新能源面临的机会

美国新能源的发展之路充满着不易把握的变数。相反,对于能源渴望日益增长并且面临着巨大环境问题的中国来说,新能源则迎来真正的春天。

首先,作为中国主要发电来源之一的核能,目前在建规模已经跃居全球第一。

其次,新能源中的领军力量——太阳能和风能,尤其是前者去年因欧美国家的“双反”而备受瞩目,亦折射出中国政府对该产业的强大支持。正是在这种支持之下,中国的光伏产业才可能降低生产成本,并给欧美等国家的光伏产业带来强烈的竞争。虽然当前中美两国光伏行业争端依然激烈,并由此引发了中国光伏行业因供需失衡带来的企业破产潮的担忧,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无疑是对中国光伏行业的一次洗牌。经历过“短痛”的中国光伏产业会快速进入健康发展的时期,并成为新能源发展的中流砥柱。

对于风能来说,2014年将继续沿袭2013年的向好态势发展。新年伊始,中国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做好海上风电建设的通知》确定了将海上风电建设工作作为全年重要工作之一。这无疑给低迷许久的风电产业带来曙光。业内人士认为按照目前进程,将轻松实现2015年1亿千瓦以及2020年2亿千瓦的风电装机规模目标。如果考虑上未来海上风电的建设规模,中国的风电产业将会迎来不小的繁荣,至2020年或将超过核电成为中国第三大主力发电体。

此外,虽然中国拥有巨大的页岩气蕴藏,而且开采技术上屡有突破,但与美国相对成熟的页岩气开发相比,其成本投入相较新能源项目来说还无显著优势。从这一点来说,中国的新能源发展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其他的诸如生物质能,潮汐和地热能这些新能源,也将因地制宜,在当地政府的指导下越来越广泛的投入应用。而中国越来越严重的雾霾现象极大地推动了电动及氢能源电动汽车的研发和市场热度。机动车尾气排放被指是构成雾霾的主要来源之一。虽然当前电动汽车从经济性,耐久性,可靠性以及生产成本投入等方面远远落后于传统汽车,但随着中国政府下定决心解决雾霾状况的力度来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将会获得高度的政策支持。

还需注意的是,虽然中美两国都热衷于清洁煤技术的开发和应用,但对于以煤炭作为国家主要一次能源的中国来说,这项研究的意义极为重大。中国当前的火电效率已经超越美国,平均每度电的耗煤在339克标准煤,而美国的这一数据为350克左右。并且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发布的信息显示,中国的煤炭消耗量依然非常大,占全球消耗量的30%,特别是在沿海地区,煤炭的消费是其他地区的5倍。未来二三十年,中国的能源需求还将会继续增长,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很难下降到50%以下。因此清洁煤技术的突破将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另一个项目。

中美能源技术合作前景

自气候问题成为全球关注焦点之后,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能源消耗量和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多的国家,相继开始加大在新能源领域的投入力度。从国际角度来看,中美之间就新能源的发展应该有很好的合作目标:一起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提高能源使用效能;以及对新能源和其他一切低碳能源的研发合作。但事实上,由于该合作的主体是两国政府,这也使得两国的新能源合作与气候政治和全球公共产品密切相关,并直接关系到中美两国在应对能源危机和主导国际气候谈判时的影响力等问题。中美新能源之间一直充满着分歧与合作,冲突与竞争。

相对于受政治因素影响较重的传统能源,中美两国在新能源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国际能源市场和气候谈判的框架下,因此新能源技术合作领域一直以来被受关注。据世界银行的低碳发展报告显示,中国要实现降低电力,交通,建筑,钢铁等主要工业领域碳浓度目标,至少需要60多项核心技术的支持。而就目前来看,这些技术中近70%不为中国所掌握。因此就整体而言,这为核心技术上完美占据上风的美国留下巨大的商业空间。

但事实上,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设置障碍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尤其在近几年,随着中国在光伏和风能领域的技术研发的重大突破,极大降低了生产成本,从而对欧美等国家的光伏产品带来强大的竞争力。2012年美国商务部初裁决定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税率为31.14%-249.96%的反倾销税。美国总统奥巴马随即以危及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禁止中资企业购买俄勒冈州的4座风能发电厂。

考虑到美国担心向中国出口技术会加强中方军事经济实力或出现民用技术军用化等所谓的安全问题,长期来看,美国不会根本性地改变对中国在核心技术出口方面的态度。当前,中国在新能源领域的技术研发和基础建设正处于飞速发展时期,政府的全力支持将加快研发层面的突破。这将给美国带来更大的压力和疑虑,从而使得美国更偏重于技术保护主义。这也势必直接限制中美两国在新能源合作的深度和广度。

可以展望的是,由于雾霾以及极端天气情况的加重,中国政府前所未有的表示出对清洁能源的支持。对于中国来说,技术攻坚更多的是时间问题,只要环境问题获得政府的高度重视,即使美国严守技术保护主义,对于中国新能源的发展来说影响十分有限。相对美国潜在的两党分歧对能源战略政策的巨大影响,新能源在中国的发展前途似乎更加明媚。(作者系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能源环境安全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成都布艺沙发价格

广东日产配件

太原焊剂

南京皮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