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汤敏国企不必私有化但要社会化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4:50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汤敏:国企不必私有化但要社会化

“深入推进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完善国有资本有进有退、合理流动机制。”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提法,使得有关改革国企的讨论再次升温。  此前不久,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联合编著的《2030年的中国》中曾提出:应重点关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民营部门,减少进入和退出障碍,加强包括战略性和支柱性产业在内的所有部门的竞争。报告一出,争论不断。  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强调,今年要研究推进铁路、电力等行业改革。完善和落实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营造各类所有制经济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环境。  目前国企扩张的形势如何,下一步应该如何对国有企业动土,如何以此改革来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就这些问题,本报专访了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  应加大国企央企分红比例  《21世纪》:2011年央企跟全国各地的签约总额达8.2万亿,如果前两年国企大规模投资还可以用4万亿救市计划来解释的话,那么去年这样的大手笔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汤敏:对,我觉得要关注国企央企的无边界扩张问题。如不加以一定的控制, 以后央企的扩张面会更加快。央企这种快速扩张一方面会与民争利,另外一方面也是置央企于风险之中。在过去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经验说明, 在市场经济竞争比较激烈的领域,央企国企有机制方面制约,因此,从长期来看,不容易成功。搞不好,这里面也容易滋生腐败等等,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要认真执行十五大、十六大定下的战略,国企要逐渐从竞争领域退出,我提出的建议是:  第一,加大央企国企的分红。一般来说,在国际上国企每年要把平均30%以上的利润上缴。 既然是国企,它就是全民所有的,那它就要对全体人民有所贡献。当然现在国企已经起到了一定的社会作用,比如说提供就业, 但这还不够,就业受益的只是那些在央企国企工作的人。央企是全民所有的,所以它就应该拿出30%左右的分红来放在国计民生这一块儿,特别是教育、卫生,还有社保上。近年来央企国企之所以有一定的利润,是因为过去十多年里,国企的改革把它大量的社会负担,大量的下岗工人,原来应该负担的养老等等都推给了国家、推给了社会,所以它们应该拿出相当一部分的钱来承担他们应尽的义务。  第二,对国资委来说,要严格按照党与国家制定的大战略来管理国企和央企。帮助国企逐渐退出竞争领域,这是国资委非常重要的责任。国资委的责任不仅是要保值增值,如果现在国资委过多的强调企业的保值增值,它就很容易运用政府的行政或者国家机器的力量来与民争利。有关部门对国资委的工作绩效应该更多的从国家战略这个角度来评估,而不是只看它赚了多少钱。  国企资产保值增值肯定有必要,但是一味强调增值,就要防止这种增值是掠夺性的,或者是垄断性的,甚至是靠政策赚钱。比如说去年国有银行赚这么多钱,相当部分企业的利润都被它们拿去了。这只是因为银行的效率提高了吗?实际上靠的是利率政策给的很大的利差。这样的话,就是个别的或者是少数几个国有企业赚钱,但广大的企业甚至中小企业付出巨大代价。不说别的,仅从国家的税收来说,很可能也是得不偿失的。对此,我觉得应该有清醒的头脑。  《21世纪》:还有人说,现在国有企业比如说国有银行之所以盈利,主要是因为国家设定的存贷差比较大,如果国家减轻一半的话,国有银行可能就会亏损。  汤敏:很明显的,去年通货膨胀5%以上,而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才3%左右。所有的存款者都受到实际的损失,而仅仅是几个银行赚到了利润。这是很不合理的现象。  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就要利率市场化。实际上我们还不需要马上利率市场化,让存款利率高于通货膨胀,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如何打破国企的垄断,国企又如何退出竞争性领域呢?比如煤矿,可以理解为生产安全与规模效益,但为什么要全部归国企所有?因为民营企业小?那你把几个大点的民营企业集中起来做一个更大的民营企业也行。又如移动通讯行业, 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民营的移动通讯公司呢?如果民间资本都能集合起来办民间银行, 只要开放,一定有很多企业家愿意参与。反之,如果垄断行业依旧被垄断, 而别的领域只要能赚钱的国有企业都挤进来,这样的话没人争得过他们,他们既有国有银行的支持,又有政府政策的支持,就造成未来的公平市场竞争越来越薄弱。  《21世纪》:世界银行报告中讲过,中国要改革过去是靠投资和出口,下一步要靠消费和服务业,国有企业垄断行业的利益圈要打开,这种改革是不是涉及到整个国家的发展模式?中小企业怎么办?  汤敏:中国未来发展的方向大家都很清楚,就应该增加消费的比例,增加内需的比例, 而减少对高投资、对出口的依赖。发展中小企业、微小企业,增加劳动者的收入就是解决问题的最重要的办法之一。  中小企业有几大优势,最重要的社会效益是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造成劳动力市场紧缺,增加劳动者的收入,从而增加内需。就业是民生的根本,有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贫困的人群才有就业机会。  国有企业应走社会化道路  《21世纪》:有人说,过去世行对拉美国家的药方就是私有化,但是后来都失败了,世行的药方是毒药,对此怎么看?  汤敏:这种话也是似是而非。不能说他以前曾经开过药方开错了,他开的药方就永远都是错的,我们得就事论事。况且, 把世界银行对拉美国家的改革建议简单的归结为私有化, 也是一种误导。说中国正在被拉美化的人其实对拉美的情况不了解。  我并不认为国有企业改革就是一切,但国有企业显然也需要改革。首先是要开放,这些领域不能只给国有企业,比如说金融机构、移动互联网、石油公司等等,这些领域都可以也应该向民营企业开放,引进更多的竞争。  国有企业改革是不是一定要私有化呢?有人提出一种新的思路,把国有企业更多地社会化,把它的股权更分散一些,不一定要私有化。比如让社保基金、共同基金等拥有更大的股权,国有企业得到的收益更多地给社保,让人民来分享,国家减少国有企业的持股,让社会更多地来参与。这不一定是私有化,这是社会化。  有人担心我们会不会像俄罗斯一样出现私人寡头。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也应该反对。 不是说国有的寡头我们就反对,私有的寡头不反对。我们要反对垄断、反对寡头。因为私有企业寡头经济对社会的破坏不见得比国有企业小。  《21世纪》:有人说我们现在并不是国进民退,因为民间投资每年增长很快,我们现在实际上是国进民进,对于现阶段民间投资情况,您怎么看?  汤敏:国进民退实际上是一种感觉,很难拿一个数字,如民间投资增加快就没有国进民退了。  比如说像煤炭行业、石油行业,很明显地现在已经把过去的民营企业收购了,这个怎么就不是国进民退呢?国进民退本身就是相对的。相对5年前、3年前,现在国有企业发展的更快些,民营企业发展的慢一些,我觉得大家可能都不会否认。  非公36条已经有旧的36条, 新的36条,但执行力度一直不理想。比如银行向民间开放,要是放开了民营企业马上就会投资,实际上各种障碍还很多。  最后,国有企业有很多是非常好的企业,私人也有很多很坏的。对企业要一视同仁地看待,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宫腔粘连不治疗的后果

泰州专治白癜风的医院有哪些

广西治疗白癜风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