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PPG李亮出逃到分贝网CEO涉黄VC该反思

发布时间:2020-02-11 07:05:35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分贝网(原163888)CEO涉黄被抓一事这两天成了创投圈子里的焦点新闻。我对这个事情有一个疑问:投资人干嘛去了?他们投资了郑立之后难道不管了?不知道郑立干嘛去了?他组织48个小姐,分三班倒做色情表演,投资人一点不知?

有这个案子可以看出VC的确该反思了。

另外,从Mysee高燃被投资人赶走到分贝网郑立被抓,80后“创业英雄”是否被捧的太高了?之前这些人被媒体主编捧上天,投资这些人的VC现在估计都比较后悔。

蒋锡培曾说投资高燃是“拍脑袋”(头脑发热),而邓锋也曾说,当初是看蒋锡培投资了,那次他是相信了蒋锡培的判断。当然这也和,包括朱敏在内这三个人都比较支持年轻人创业有关。

还有PPG的李亮,这哥们拿到了机翼风投至今下落不明,相比投资他们的凯鹏华盈、三山资本等非常懊恼。

因此,从李亮到郑立,VC的确应该反思了,而不能拿着LP的钱,只管投不管收!

VC投资失败案例盘点 分贝网与PPG“榜上有名”

据重庆商报、楚天都市报等媒体报道,音乐分享网站分贝网CEO郑立等在内的20名犯罪嫌疑人涉嫌组织视频淫秽表演案近日有了最新结果,8人已被荆州市检察机关提起刑事诉讼。

荆州市公安局通报,该团伙成员通过视频网站组织淫秽色情表演,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牟利1980万元。自此,顶着“80后”亿万富翁创业者光环的郑立形象正式坍塌,也宣告着创业者背后的投资机构不仅血本无归,还将被钉上“投资失败”的耻辱十字架。

加上2周前另一个创业“神话”PPG彻底关门,这是近一个月来最终可以“盖棺定论”的两起创业失败案例。

不管是PPG创始人李亮远赴美国躲避媒体口诛笔伐,还是分贝网CEO郑立涉黄被逮捕,最终都可以归结为投资“看错人”,一着走错满盘皆输。

通过整理,将近年来投资“看错人”的案例进行了盘点。

一、分贝网郑立:又一位“80后”创业偶像倒下

早在2009年10月份,搜狐IT曾报道因涉及色情业务,音乐网站分贝网多名高管被捕,当时湖北警方以正在侦破案情为由拒绝对外透露详情。

一名熟知内情的重庆站长对搜狐IT透露,在郑立准备“进军”淫秽视频表演前夕曾找到他,邀其入伙共同发财,但被该站长拒绝,有幸躲过一劫。

据公安局通报,郑立犯罪团伙成员多达20人,其中,包括6名“80后”,年龄最小的23岁。其中,8人将被提起公诉,其余12人进行治安处罚。

在分贝网新投资迟迟未到位的情况下,郑立等人眼红视频聊天带来的高额利润,便开始运作筹建视频聊天平台,将一干分贝网高管拉下水。

截至案发时,色情网站已经聚集7.3亿人次流量,一年多的时间里,光顾该团伙视频聊天网站的注册人员高达317万,该团伙因此获取暴利1980万元。

郑立曾做客CCTV《财富故事会》,以“80后”领军人物的姿态讲述自己的财富故事,也被重庆互联网业界捧为创业偶像。

郑立在创办分贝网后,相继捧红了网络歌手香香和热门网络歌曲《老鼠爱大米》,以及后期的《香水有毒》,显示出其在创业方面的敏锐和运作能力。

分贝网创办后,曾受到过众多风投机构的追逐。2004年10月,IDG VC向分贝网投资200万美元,占其20%股权;2006年阿尔卡特风投向其投资600万美元,占12%股权。

不过,随着负责IDG该投资项目的负责人王树的离职,IDG投资最后并没完全到账。王树现为鼎晖投资合伙人,曾位列福布斯09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榜单第42名。

1996年曾任IDG广东太平洋技术创业投资公司总经理和IDGVC合伙人,期间先后主持过包括金蝶软件、腾讯、邦讯科技、东方通、A8音乐在内的多项投资项目。

王树曾将分贝网誉为中国的MySpace,并称Facebook在中国没有能力收购分贝网。如今搜索分贝网,充斥着关门和关站的留言,上述豪言壮语更具有讽刺意味。

二、PPG李亮:彻底倒闭,远赴美国躲避

2009年末,一度被誉为“服装业的戴尔”、“轻公司的样板”的商业神话终于还是像肥皂泡那样破碎了。在上海的几家媒体探访PPG总部后发现,发现里面已经人去楼空,一片狼藉,贴在墙上的法院执行裁定书则显示PPG已经关门大吉。

关于PPG的故事,大家知悉太多,我们不再赘言。

2006年第三季度,PPG获得了TDF和JAFCO Asia的联合投资。

集富亚洲于1990年成立,较为知名的项目有3721、玺诚文化传播。

2007年4月,PPG获得了第二轮投资,除了第一轮的TDF和集富亚洲追加投资之外,还引入了KPCB,KPCB公司成立于1972年,是美国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

KPCB是Google最初的投资商,也是网景最初的投资商,KPCB此前投资过亚马逊。

缔造PPG“神话”的李亮称从2008年年中起前往美国筹备美国公司开业事宜,之后一直未在国内现身。PPG累计从三家知名VC处获得了5000万美元投资,彻底关门也意味着5000万美金血本无归。

原分众CEO谭智曾对此评价说,很早就认识李亮。他很聪明,又勤奋,执行力也够,但就是出发点不纯。中国创业者的共同问题是心态浮躁,做企业想的是上市、圈钱,想的是他要买奔驰买大House,而不是想要创造价值,不想要对得起投资人、社会、员工。

PPG失败,错的是人而非商业模式。

三、高燃与Mysee:激怒邓锋与朱敏

高燃和Mysee是2005年、2006年的创业明星,同样被誉为“80后”财富新贵。如今P2P直播网站Mysee早已关站,高燃也在2年前开始了其新的创业。

孙正义的一句“如果未来还会有Google,那一定出现在P2P领域”言论,被高燃时常挂在嘴边。财经记者出身的高燃遇到了远东集团老板蒋锡培,随后获得创业资助创办Mysee,相继获得了北极光创投和赛伯乐的投资。

从清华大学新闻系本科毕业,短暂从事了一段媒体工作,2004年高燃开始创业,2005年他和清华校友邓迪的公司合并,成立Mysee网。创业初期,高燃曾得到远东集团董事长蒋锡培100万元的投资。2005年,Mysee获得了北极光和赛伯乐等机构一共200万美元的投资。这次融资被媒体大量炒作,高燃迅速成为青年创业英雄。

即使是Mysee的失败经历似乎也没有挡住他个人的星光。今天打开搜索引擎,高燃的词条下面仍然充斥着他那被神化的创业故事。

据创业家报道,高燃无论走到哪里最关注的都是自己的知名度和形象,“只为自己做市场,不为公司做市场。”他到处演讲,宣扬自己所谓的创富成就,但极少推广公司的业务。在宣传中,高燃总是默许媒体夸大事实,很快融资100万就变成了融资1000万,而他也当然成为了融资成功的媒体楷模。

投资人很快都意识到投错了人。邓峰说他自己和高燃发生过多次争执,而赛伯乐创投基金董事长朱敏也在私下向朋友表达过对高燃的强烈不满。“朱敏认为自己被骗了,高燃拿投资人的钱去包装自己,甚至还有其他的用途,但就是没有用来给公司做企业。”知情人士说。

邓峰和朱敏两人甚至曾商量过换人。最终,2006年10月,高燃从Mysee总裁位置离职,公开的说法是因为他个人的“健康原因”。“在我投过的案子里,高燃是最极端的。”邓峰说,“以后他再要融资,其他VC咨询我,我肯定不会为他说一句话。”

邓锋坦承自己对投资负有全部责任。

联想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浩曾表示,投资者最反感的就是创业者自己欺骗自己,他制造一个谎言最后把自己也忽悠了。在谎言中,他自己开心了,但不实事求是了,整个公司的利益也受到了损失。这个很危险,联想投资也遇到过这样的例子,关键是投资人不能跟着被忽悠了。

PPG、分贝网曾入围5年来投资最失败网站

搜狐IT在2009年互联网大会上曾评选出5年来投资最失败网站,PPG名列榜首,成为近两年来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投资笑话。从互联网新贵到皮包公司,从行业标杆到CEO神秘“潜逃”,泡沫一夕间破灭,PPG绝对是一个互联网投资的标准失败案例。

IDG和阿尔卡特联手投资的分贝网名列榜单第七位。评语为:80后CEO、国内首家网络音乐平台,这顶华丽的帽子曾经引起过业界和VC的追捧,如今却是业务濒临倒闭,CEO等高管也因涉黄被捕。投资看错人,IDG也许应该改反思自己的投资策略了。

任何行业都不可能全部成功,任何投资都不可能没有失败。这些失败是全行业的经验财富,投资机构应勇于承担责任与总结经验教训。

中山代理记账财务公司

注册资本经营范围变更流程

深圳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