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博弈权力清单

发布时间:2019-09-29 03:06:47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博弈权力清单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新闻库 正文 博弈权力清单 2015-04-01 01:39:07 来源:金银岛 评论()

分享到:

权力清单是政府自我削权的“割肉之举”,但现实中可能会遭遇困难和阻力,制度设计和执行都很关键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中央给各地政府的“权力梳理”工作定了时间表。

今年年底,省级政府要公布权力清单;明年年底,则是市县两级政府。

改革明显在加快。一年之前,国务院的60个部门公布了他们的权力清单。而我国最早的地方政府权力清单探索也早已过去10年。

清单之外,是否再无权力?目前看法不一。

多位受访专家均认为,权力清单是政府自我削权的“割肉之举”,但现实中可能会遭遇困难和阻力,制度设计和执行都很关键。

实质是“自我削权”

按照3月24日中办和国办联合下发的《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按时完成公布清单的任务,省级政府和市县级政府所剩的时间并不宽裕了,分别是不到一年和不到两年。

但这显然并不仅仅只是梳理工作。

“没有增加权力,按照国务院行政审批事项改革的要求,反而要缩减权力,那么即使是在法律法规规章中明确有的权力,如果缩减掉了,清单里没有了,也就不能行使了。”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莫于川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权力清单制度的本质就是政府自我削权。

一直以来,政府行使的权力多数是由法律法规规章等立法安排确定的,少数根据“三定”方案确定,形成了现有的职权体系。但事实上,莫于川介绍说,由于立法是陆续进行的,有些时间跨度较大,加上部门立法现象比较普遍,有些规定站在部门立场,导致政府部门的职权存在交叉和混乱,执行起来有偏差,需要重新梳理。

“更重要的是,政府部门之间或许明确自己的权力边界,但政府部门管理、执行的对象(即行政相对人),也就是老百姓并不清楚。”莫于川说。

用改革走在前列的浙江省省长李强的话说,明确权力清单,就是明确非授权即禁止的原则,最大限度防止政府的越位、缺位与错位。

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教授认为,权力清单制度有三个意义:对于政府而言,有利于其明确职责,避免其越权或不作为;对于老百姓而言,有利于其获取行政机关的服务,不至于为办件事白跑上七八家单位;对于社会公众而言,则有利于对政府进行监督,也有利于纪检监察部门追究其违法越权的责任。

无声的博弈

一种广泛的看法认为,未纳入权力清单的权力,政府部门今后将不能行使,这也使得在实践中制定权力清单的过程变为了一场博弈,至少在已试行权力清单制度的地方,已出现类似的情况。

《半月谈》杂志在针对全国多个试行省市进行调研后发现,在权力“瘦身”过程中,一些政府部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通过打包权力、自设权力等方法抵制“瘦身”。

例如中部某省70余家省级部门进行改革,各单位上报行政审批项目较现有审批项目增加了79项;权力事项总数,也较已公布的职权目录数增加了1500余项。“有些单位为完成任务,把权力事项捆扎打包,以减少项目数量。少数单位把一些本应该取消的事项也进行打包处理。”

还有媒体报道,某省在编制权力清单时,想取消外界诟病已久的高考加分,这也并不是法律法规规定的权力,但因遭到一些部门的反对而不了了之。

按照莫于川的理解,政府部门实际上很难在向上级自报权力清单时试图蒙混过关。因为下级政府清单要向上级政府上报,经上级批准后公布,清单上要列明各项权力的依据,而且上级能比对各下级权力清单的范围。

当然也不会出现该减不减的情况,“毕竟国务院对削减有比例要求,不过有可能对于自设的权力,政府部门不会再列入清单”。

浙江省省长李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佐证了这点:“审批制度改革错综复杂,无论你要求减30%还是70%,部门拿出来的往往是次要的审批事项。即便命令削减的,也会通过备案制、承诺制等多种形式复辟回去。几轮下来,审批事项削减的数字很漂亮,但企业和基层基本没感觉。”

事实上,在权力清单制度试行的道路上,浙江是走得最远的。2013年即开始推动新一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开展政府部门职责清理;2014年6月,在全国率先实现了省、市、县三级行政部门的“权力清单”的公布。

“但是,选择性放权、形放实不放、明放暗收等问题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李强在《求是》杂志上撰文坦承。

不纳入权力清单的权力今后将不能行使吗?姜明安教授不这么看。

“依法行政,不是依清单行政,行政权力是立法赋予的,不是清单赋予的,因此不能说清单上没有,某项职责就不用履行了。”姜明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但政府部门在制作清单时,仍应当尽量穷尽法律法规规章,把权力尽量找齐列入,法定该有的职责没有了,领导应该被问责。

关键在监督

权力清单制度的探索早在十年前就有。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河北邯郸,据称诱发改革的导火索是河北省外经贸厅原副厅长李友灿的贪腐大案,河北决策层反思认为权力不透明易生腐败,决定在省内试点行政权力公开透明运行,随后邯郸推出了“市长权力清单”,这个全国首份权力清单将时任邯郸市长的权限界定为92项,并向全社会公开。

后来的几年陆续跟进探索权力清单制度的地方也非常多,例如四川省成都市、北京西城区、浙江富阳、河南郑州等。

“有些地方的探索效果还是不错的。”莫于川曾到某些地方做过调研,但要在全国层面上铺开,目前刚刚启动,还有待观察。

姜明安认为,多地探索试行但多数后来无声无息,最主要的原因是“立法跟不上”。政府的行政权力,本该是由法律来赋予和界定,但由于法律法规不完善,比如至今没有统一的组织法,国务院几十个部委也没有哪个有组织法,地方上也没有省政府组织法、市政府组织法等,现实中则依据“三定”方案,权力清单成了政府自己在弄,不经过人大,很多权力有交叉重叠的,有权有益的都争着管,风险责任大的都不愿管。

虽然现在中央和国务院极力在推,不过受访学者认为,真正要落实权力清单,还是会面临一些难题。

莫于川在到地方调研时也发现,无论哪个政府部门都是觉得权力还不够,又生怕完成不了硬性考核指标任务,总是希望权力越多越好,没有谁愿意“痛快割肉”,但有些风险大的权力职责,也会因为怕麻烦不太想要,比如计生、突发性应急管理、社会治安等。

对于实务中出现的权力清单制作难题,姜明安认为:“很多政府部门搞不清楚权力和职责的区别,职责是责任,是必须要做的,权力是履行职责的手段,不是必须行使的。”

例如打击假冒伪劣商品是工商机关的职责,为保证其履行该职责,法律、法规授予其吊证、罚款、没收、查封、扣押等权力。但工商机关在履行打击某一假冒伪劣商品的职责时,并不一定要同时行使上述所有这些权力。如不根据具体案情不加选择地使用上述全部或部分权力,就是滥用职权。

对于权力清单的实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最重要的还是监督。

“要搞清楚权力的来源,是人大赋予,因此政府的权力清单公布之前应该经过人大审查,清单也不是一公布了之,事后还要监督,政府有没有按照清单来行使权力,特别是人大的监督,更应该有质询和问责。”竹立家说。

莫于川也认为,后期的监管非常重要,不按清单行使权力的要问责,同时应该在实施后公布一些典型案例,树立清单的权威性。

(责任编辑:HN055)(来源:法治周末)

标签: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西安组画瓷片批发

西安海绵品牌

西安石灰供应

西安细木工板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