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场协议现代启示录

发布时间:2019-09-29 03:04:51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广场协议”现代启示录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新闻库 正文 “广场协议”现代启示录 2015-03-23 07:39:19 来源:金银岛 评论()

分享到:

2015年,广场协议(Plaza Accord)问世30周年。一千位经济学家评说广场协议,也许会有一千种感受,但是所有学者谈及这个曾经令外汇市场血脉偾张的协议,总怀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悲情情结”。

美、德、法、英、日五国的初衷是:通过美元对主要货币有秩序地下调,以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然而事与愿违,虽然日元、马克、法郎、英镑在随后两年升值至少四成,但美国的巨额贸易赤字并未明显减少。时至今日,贸易失衡问题依然是全球化时代的棘手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更是超过两万亿美元。

想解决的问题没有解决,而且还惹出了新麻烦—日本经济失去动力。在经济学界,广场协议对日本经济失速的作用,已然成为一出“罗生门”。眼下,日本冀望于安倍经济学能发挥效力,重振经济。

安倍经济学是新瓶装旧酒,其中最为“提神”的是曾经令日本“休眠”的外汇政策,只不过,这次方向相反—“让日元大幅贬值”。对于安倍经济学的得与失,经济学界口水横飞。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经济体的外汇政策大调整,总能引发大讨论。究其因,还是对外汇政策的效力认识不清。

外汇政策在经济调控中的效力几何?解决全球贸易失衡问题的良方是什么?30年前,没有找到答案,30年后依然没有答案,这是经济学界的悲情之事,也是经济全球化的悲情之事。

启示一:

通过外汇政策解决全球贸易赤字问题是失效的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1985年9月,由美、德、法、英、日五国财政部长及中央银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Plaza Hotel)举行会议,五国政府就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达成一致,使美元对主要货币有秩序地下调,以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的协议。由于开会地点在广场饭店,故称为“广场协议”。

一般来说,贸易赤字通常等于一国国内储蓄与投资的差额。所以,贸易赤字要么源于投资增加,要么源于储蓄下降。美国奉行三大经济政策,即赤字财政、高消费和出口管制政策造成的。在美国,贸易逆差与财政赤字是孪生兄弟,更准确地说,它们是“父子关系”。财政赤字必然导致贸易逆差,且随着财政赤字的不断增加而贸易逆差日益攀高。美国既有投资增加,更有储蓄下降,双重推动贸易赤字急速膨胀,甚至狂飙。在美国,不仅政府靠双赤字渡日,而且家庭也靠借债消费。美国居民家庭储蓄率极低,难以支撑高消费,于是靠借债过日。

数据显示,1980年美国的财政赤字为762亿美元,占GDP的1.94%,与此相适应,贸易逆差仅314.1亿美元。从根本上说,“广场协议”旨在调整美元与其他主要货币(包括日元、德国马克、法郎、英镑)之间过高的汇率水平,缓解美国贸易赤字之痛。

外汇政策对于缓解国际贸易不平衡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至少从结果来看,广场协议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的问题。实际上,在“广场协议”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大幅增加了。日元升值并没有为美国商品打开广阔的日本市场,因为日本产品与美国本土产品有很强的结构性差异,形不成价格竞争。即使在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无论是电器、汽车,还是中间机械产品,失去了国际竞争力。因此,就减少美国对日的贸易赤字这一目标来说,“广场协议”是彻底失败的。

1987年,以美国为首的G5又签署了另一份针对外汇政策的协议《卢浮宫协议》(Louvre Accord),这意味着“通过外汇政策解决贸易赤字问题是失效的”,这是因为汇率变动带来的最大影响并非是产品的输出、输入,而是资本的流动和与之相应的财富效应。数据显示,到2005年,美财政赤字高达4992亿美元,占GDP的4%,贸易逆差也创新高,达8284亿美元。截至2013年,美国贸易赤字高达22668.6亿美元。

启示二:

“广场协议”也许不是日本经济陷入多年低迷期的罪魁祸首,但是它确实是日本经济陷入低迷的起点

“广场协议”生效后,日元开始大幅升值,1985年之后的三年左右时间里,日元则升到了战后的历史新高。“广场协议”签订后的10年间,日元币值平均每年上升5%以上,与此同时,日本经济迅速泡沫化,并在五年后崩溃,此后二十年日本经济陷入低迷,日本社会称为“失去的二十年”。“广场协议”是不是日本经济陷入多年低迷期的罪魁祸首?

“我曾经就此请教了数位研究日本经济的专家,包括一些日本经济学家。几乎没有一位认同"广场协议"导致日本经济衰退的说法。”旅居日本的新加坡学者蔡长胜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日元升值至多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把日本之后20年经济萧条的原因,简单归咎到日元升值的判断,未免过于武断。”

《国际金融报》记者翻查了“广场协议”前后三年各主要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化,发现美元的贬值并不只针对日元,而是对大多数货币都贬值了,而且贬值幅度相当。1985年1月至1987年12月的数据显示,美元兑日元汇率从1∶255降至1∶121,贬值幅度52.5%;美元兑德国马克从1∶3.16降至1∶1.57,降幅50.3%;美元兑瑞士法郎从1∶2.68降至1∶1.27,降幅52.6%;即使“受灾“程度最轻的英镑,汇率也从1∶0.885降至了1∶0.530,降幅40.1%。除了日本,其他四个国家并未陷入衰退。因此多数研究者认为,“广场协议”至多只能算是诱发日本病的原因之一而已,日本经济持续萧条的根源还在于经济结构的自身缺陷和日本政府错误的经济政策。

东京大学教授伊藤也曾明确指出,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资产泡沫,才是导致日本经济停滞的根本原因,"广场协议"本身并不足以导致日本经济持续萧条,最多只能算一个导火索而已”。

资料显示,广场协议生效后,特别是从1986年到1987年,日本货币政策越来越宽松。日本政府希望通过减息来停止或减缓日元升值的速度,央行的贴现率下调至历史最低点2.5%,这一水平从1987年2月一直维持至1989年5月。由此,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由此导致的资产泡沫并非因为日本迎合了美国对日元升值的需求,而可以看作日本对升值压力抗拒的结果。

这个严重的政策失误,导致了日本长时间的经济不振。蔡长胜告诉记者,将“广场协议”作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罪魁祸首是颠倒了因果关系。“广场协议”是日本经济和国际贸易关系发展的一个结果,即便没有“广场协议”这样极端的方式,也会以其他方式表现出来。日本银行前副行长绪方四十郎认为,日本本该早做调整,但调整的延迟导致日本最终迫于压力做出了被动性调整,在被动性调整之后,日本又一次次地耽误了其他政策调整,最终产生了日本病。绪方四十郎先生的观点在日本并不孤单,有很多日本人支持这种观点。相反,认为“广场协议”导致日本病的观点却往往存在于右翼极端主义分子之中。

在2007年中国遭遇严重通胀压力时,日本在广场协议年代主管当时国际事务的日本央行副行长已经表示,日本经济的变局不在于广场协议,而在于之前的多年,行政系统决策频频出现问题时,早就应该开始的日元升值和其他结构性改革迟迟得不到解决,才导致了之后的巨大经济泡沫,尤其是在房地产、金融等投资领域。

启示三:

在世界经济舞台上,一国的货币坚挺程度会决定其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地位,日元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大幅升值成就了日本的“大国梦”

1985年9月的广场会议是二战后国际货币外交的一个非常时刻。在和平时期,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的货币关系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发生如此大幅的调整,这在历史上是相当罕见的。当美国经济因为过于高扬的美元而陷入疲敝时,日本在所有工业国中给予了坚定而“无私”的支持。尽管学界有观点认为,“广场协议”是一场美国对日本赤裸裸的金融掠夺,但“广场协议”对日本也有积极作用。

升值后的日元成为全球最强势的货币之一。日本货币当局也全力推进日元国际化进程,开始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大量贷出日元。靠着这些贷款和援助,日元在亚洲的扩张取得了阶段性成功。不仅如此,日本还将日元国际化的重点放在培育欧洲日元市场,通过在欧洲发行债券和贷款,日元在欧洲资本市场上的流通规模也迅速扩大。世界出现了美元、日元和马克“三驾货币马车”呈鼎立之足的态势。相应地,日本金融市场的自由化也有重大进展,1985年12月,美林等6家外国券商如愿取得了东京证券交易所的会员资格。

“广场协议”的推动也促进了日本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升级,给日本产业升级、消费升级带来了机遇。在1990年泡沫完全破裂后,“日本制造”被迫全面转型,日本工业从一般的加工制造型企业转向高技术、高附加值产业,日式精细化管理进一步强化。日本国民和企业以极大的坚忍重新焕发了日本的制造业优势,直至近年来,“中国制造”崛起对日本形成新一轮冲击,人口老化对经济复苏形成打击……但客观地看,在日元持续升值过程中,美元计价的日本国家资产同步增加,日本企业逐步在海外扩大投资,日本居民也切实地分享到了成长红利。

作为对日本“听话”的奖赏,美国同意其在世界银行的份额排名由以前的第5位提升至第2位。无独有偶,几年后,通过支持美国设计的援助拉丁美洲的“布雷迪计划”,换取了美国的支持,并通过承诺支持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成立,进而换取了欧洲的支持,日本在IMF中的出资排位也提到了第二位。努力配合美国的国际金融战略,并小心翼翼地发挥自身的金融杠杆,然后求得在国际经济机构中更大的发言权,在成长为金融货币大国的过程中,日本一直沿用了这种议题联系的谈判战略,它也构成20世纪80年代日美金融货币谈判的基本特征。

最重要的是,日元的升值成就了日本的“大国梦”。通过发挥日元的影响力,并借助一系列细致入微的日元外交,日本正式确立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地位。日本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开始大规模进军美国资本市场,掀起了“购买”美国的狂潮,“日本威胁论”在上世纪80年代的末期达到顶峰,而保罗·肯尼迪的巨作《大国的兴衰》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一问世便洛阳纸贵。

启示四:

安倍放任货币贬值,重振经济,破坏了发达国家之间的游戏规则,有着操纵汇率之嫌

从20世纪90年代年初开始,日本经济衰退了二十多年。这期间,日本换了好几任首相和政府,实行了各种财政、货币、经济刺激政策,日本经济至今还是走不出衰退的泥潭。尽管,把衰退归结为“广场协议”过于牵强,但货币政策却是日本首相们都无法回避的重要议题,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安倍晋三仿效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做法,实行强硬的极右路线从民主党手中夺得政权,在政治上实行极右路线的同时,立即开始实行“经济新政”。

安倍“经济新政”的目标和具体做法,概况地说,一是把日本的通货膨胀率由原来每年的1%,提高到2%。期望用加大通货膨胀率来刺激日本经济复苏;二是日本内阁就批准了一项总额高达20万亿日元的量化宽松政策,目的是要推行日元货币贬值的货币金融战略,推动日本商品出口竞争力;三是日本加大政府财政支出,加大对军事的投入,继续增大日本政府债务。

尽管安倍晋三急于通过货币政策改善日本经济,但是国内外大量经济学家都称安倍的“经济新政”措施,是饥不择食的饮鸩止渴的毒药。

安倍“经济新政”,仿效美国推行超级宽松货币政策,用日元的货币贬值政策,加大日本商品的国际竞争力的举措。但此时非彼时,目前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尚未完全从衰退中复苏,此时日元大幅贬值,严重打击其他经济体的商品竞争力,不可避免地起到遏制美元经济体和欧洲经济体复苏的副作用。

有分析认为,安倍政府有意引导日元贬值的货币政策,破坏了市场经济国家的政府不得公开干预汇率的市场规则,破坏了发达国家之间的游戏规则,有着操纵汇率之嫌。一旦日本政府的这种干预汇率的行为,被其他西方发达国家一致认定,这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其他西方发达国家采取联合反击行动,就会对日本金融、经济、企业产生巨大的杀伤性作用。因为日本经济已经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日本的很多大型企业,如索尼、日立、松下、夏普、丰田等一大批知名国际大企业,都已经处在裁减员工,减少支出,靠卖办公大楼,吃老本以渡难关的境地,如果再出现外力的打击,日本经济必然不堪一击,也会加速日本金融危机急性爆发的到来。

启示五:

人民币的国际化和金融市场的自由化改革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但是不应该再出现一个中国版“广场协议”

中国政府从2009年开始,将人民币国际化提上了议事日程,要想成长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大国,仅仅有GDP的高速增长远远不够,还必须有强大的货币和金融实力,而后者在资本力量被全球化进一步放大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人民币的国际化和金融市场的自由化改革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封闭的金融体系不可能孕育世界性的货币。中国政府已经自主地认识到这一点,而非他国灌输和高压的结果。

不过,值得警惕的是,与1971年“尼克松冲击”之后的美国和1985年广场协议之后的日本一样,中国经济也面临着“金融泡沫”的危险。为了应对人民币的过度升值以及后来发生的美国金融危机,中国政府以宽松的货币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的货币,而这些货币有不少进入了楼市和股市,推动了与日本同样的泡沫,如果这些泡沫破裂,中国则有可能陷入类似的危机中。几年前,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写了本《脆弱的超级大国》,轰动一时,其中一个观点是,广场协议后的日本是本活生生的教材,中国当引以为戒。

宏观经济学者胡释之表示,日本的教训也是在提醒中国,注意经济泡沫,“和日本一样,我们过去为了不让本币升值,被动超发了很多人民币对冲,2008年金融危机后,为了对冲出口的下滑,又主动超发了更多人民币。现在我们的货币总量即将要突破百万亿,是GDP的接近两倍,这比率现在是世界第一,比20年前的日本还要高!也就是说,我们的泡沫其实要比20年前的日本更大!切不可再玩弄货币,要以日本为鉴,以正确的历史教训为鉴”。

(来源:国际金融报)

标签: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西安铸管厂家

西安人造草坪价格

西安彩钢瓦批发